首页 | 新闻 | 房产 | 家居 | 汽车 | 团购 | 购物 | 二手 | 分类 | 黄页 | 教育 | 论坛 | 招聘 | 健康 | 旅游

新葡京有哪些赌桌

2016-2016-05-05 12:48:05 来源: 韦德跳步过人 我来说说:3389阅读:95048438

字号:小中大

 

近日,最新一期《求是》杂志发表了全国政协副主席陈元的文章《在新的起点上促进非公有制经济健康发展》。

今年全国两会期间,总书记习近平看望参加全国政协会议的民建、工商联委员时发表了重要讲话。在上述文章中,陈元回顾了习近平的讲话,并写道:“优化非公有制经济发展环境,还要按照习近平总书记概括的'亲'和'清'两字,推动政商关系在界限分明、关系清白、公开透明、依法依规的轨道上密切互动、良性互动”。

陈元是已故中共元老陈云的长子,2013年3月卸任国家开发银行董事长、党委书记职务,出任全国政协副主席,跻身副国级官员序列。“政事儿”(微信 ID:gcxxjgzh)注意到,自担任全国政协副主席以来,陈元多次强调,民营企业要有政治责任和社会责任,在经营上要守法、廉洁。

“红二代”副国级领导人陈元的仕途与政商观

“民营企业家在工作和生活中要朴素”

今年3月4日下午,习近平看望参加全国政协十二届四次会议的民建、工商联委员时,发表了关于“鼓励、支持和引导非公有制经济发展”讲话,强调“两个毫不动摇”、“三个没有变”,并论述了新型政商关系。

“我常在想,新型政商关系应该是什么样的?概括起来说,我看就是'亲'、'清'两个字”,习近平说,对领导干部而言,所谓“亲”,就是要坦荡真诚同民营企业接触交往,所谓“清”,就是同民营企业家的关系要清白、纯洁,不能有贪心私心,不能以权谋私,不能搞权钱交易。对民营企业家而言,所谓“亲”,就是积极主动同各级党委和政府及部门多沟通多交流。所谓“清”,就是要洁身自好、走正道。

陈元在《求是》上发表的文章达5000多字,文中11处提到习近平上述讲话。他提出“许多民营企业家是成功人士、社会公众人物,自身的修养、思想建设要不断加强、不断提高,这是社会各界的共同愿望和要求,也与中国传统文化要求相一致。民营企业家在经营上要守法廉洁,靠勤劳努力、聪明才智致富,更好地在社会上起到公众人物的表率和模范作用。”

“政事儿”(微信ID:gcxxjgzh)注意到,2014年全国两会期间,陈元于3月7日参加工商联界别政协委员联组会时也曾表示:“民营企业家们作为公众人物,在工作和生活当中要生活朴素,让老百姓感到企业家的生活方式非常健康”;“在企业经营上要守法,廉洁经营,在个人生活中要和普通群众能够有更多共同语言,更多联系接触,这样才能不断提升自己的社会形象。”

父亲陈云对陈元的影响 “红二代”副国级领导人陈元的仕途与政商观

公开履历显示,陈元生于1945年1月,现年已71岁,他1964年至1970年在清华大学自动控制系学习了6年,毕业时正逢文革,被下放到湖南省新邵县七零三厂工作了两年,当过工人、技术员。后调回航天部三院二三九厂研究室,任技术员。文革结束后,他考入中国社科院研究生院经济系企业管理专业,成为恢复高考后的第一批研究生。

研究生毕业后,陈元曾任中国社科院工业经济研究所干部。1982年至1988年在北京市工作了6年,先后担任北京市西城区委书记,北京市委常委、市委商业外经外贸部部长、市体改委副主任等职。其后转入金融领域,在央行工作了10年,任副行长;在国家开发银行工作了15年,任国家开发银行行长、国家开发银行董事长等职,其在金融领域的工作年限达25年。 “红二代”副国级领导人陈元的仕途与政商观

“政事儿”(微信ID:gcxxjgzh)注意到,陈元曾经想当一名工程师,因此选择了清华大学自动控制系,2009年接受媒体专访时他曾说,“在当时的年代(1964年),我最大的梦想是能够成为一名工程师,帮助中国尽早地实现'四个现代化',所以就选择了自动控制专业”。清华大学招生很严格,“我们都参加高考,是经过考试被录取的”。

访谈中,陈元说,后来之所以从工程师“转行”进入金融领域,系受到了父亲陈云的影响。

陈元1970年从清华大学毕业时,陈云被下放到江西南昌。“当时,我看到父亲在《参考消息》上划出一些杠,或者将标题圈一下,我知道他是提示,让我注意看。有一件事我记忆特别深刻:一次他在看《参考消息》时告诉我,美联储主席是美国真正的经济总统,他对美国经济能发挥巨大作用。在那时,这对我来说是一个闻所未闻的事情,因为我在大学里学的是理工科,对社会政治、经济领域的事情接触很少,所以他讲了之后,我印象非常深刻。我当时很难想象什么叫经济总统,认为总统不就全管了吗,还有经济总统?我就开始想,美国的这个领域都是按照什么样的规律来运行的?我就想知道美国人都是在想些什么,做些什么,于是开始一步步地关注经济问题了”。

陈元提到,父亲对他后来的职业选择有影响,不过不是直接的影响。“父亲对我的要求特别严,如果发现我有差错,他会很不客气指出来。比如说我看书,年轻人浮躁,有时候浮想联翩,写一串感想,到他那儿一般来说是要碰钉子的。因为这些想法未必是从实际出发的,很多是不现实的。”

“我父亲从不代替我们做任何决定,但是他对我有影响”,陈元说,“应该这么说,就是我父亲及其他第一代领导人是在一个大的历史舞台上做这些重大事情的,我们是在侧面,从家庭的角度,近距离地看到很多细节,知道他的一些想法,这样就能多受一些教育。我记得很早的时候他就跟我说过,东西德双方都实行边缘政策。我当时不懂什么叫边缘政策,他说边缘政策就是处在战争边缘。美国和苏联当时处在'冷战'的状况,这种对世界的认识,就是他一点一滴地教给我的”。

“坚定的金融改革者” “政事儿”(微信ID:gcxxjgzh)注意到,陈元1988年至2013年在央行、国家开发银行工作的25年间,正值我国金融体制变革期,特别是其1998年从央行副行长转任国家开发银行行长时,亚洲金融危机爆发不久,陈元曾自述“压力很大”。

“政事儿”(微信ID:gcxxjgzh)注意到,陈元1988年至2013年在央行、国家开发银行工作的25年间,正值我国金融体制变革期,特别是其1998年从央行副行长转任国家开发银行行长时,亚洲金融危机爆发不久,陈元曾自述“压力很大”。

当时,时任国务院总理的朱镕基跟陈元谈话,希望他到国开行,把国家的重点基础设施建设这一部分搞好。陈元说,“我是带着一个挑重担的心情到国开行的。当时我在国际金融界的朋友见到我,第一句话往往都是问,从中央银行到了开发银行,有什么感受?我就说过去是叫别人办好银行,因为我搞了很长时间的金融监管,现在轮到自己办银行了,压力很大”。

陈元上任之初的1998年3月,国开行的不良贷款率高达32.6%。他曾说:“看到这个数字,我马上就头大了,要知道,如果一个银行有30%多的不良资产,就意味着难以持续下去,很快地就会出现大问题。因为我是在中央银行工作了10年,我深知一个健康的金融体系对经济和金融发展的巨大意义。不良贷款这个问题不能躲,躲过了今天躲不过明天,早晚有一天这个问题会浮现出来,所以我从到国开行第一天就抱定决心,一定要改变这个状况”。

所以,履新国家开发银行行长之初,陈元最重要的工作之一就是“改变规则”,“我给自己,也给国开行定下的第一个目标就是,要成为一家真正的银行,而不是一台政府的放款机器”;“一开始确实是非常为难的,我只是一个人,面对全行几千人,面对各个重大的项目单位,还要面对全国所有的人,他们都眼巴巴地等着国开行的钱来了,然后花了,搞了项目,就不用再还了,我们得让他们所有人明白,没有这样的规矩”。

“政事儿”(微信ID:gcxxjgzh)注意到,“改变规则”大约用了两到三年,国开行的不良贷款降到1%以下,2003年、2004年,香港财经杂志《亚洲金融》曾经连续两年将国开行评为“亚洲最赚钱的银行”。2008年,国家开发银行股份有限公司正式挂牌成立,国开行由政策性银行转为商业银行。同年,国资委研究中心等6家单位联合主办“影响中国改革30年30人”评选,陈元是唯一当选的金融界代表。颁奖词中写道:在20年的金融管理工作中,无论作为监管者,还是实践者,陈元始终是一位坚定的金融改革者。

值得注意的是,陈元还将开发性金融理论引入中国经济学界,2012年9月,其所著的《政府与市场之间——开发性金融的中国探索》出版发行,央行行长周小川为该书作序,周小川写道“我国首部由实践者和亲历者讲述开发性金融的专著,理论性与故事性融为一体,有耳目一新之感,相信对我们的金融实践和理论研究大有裨益。”

陈元的兄弟姐妹们

陈云和妻子于若木有五个孩子,长女陈伟力、儿子陈元、女儿陈伟华、女儿陈伟兰和小儿子陈方。他们中有教师、有干部,也有企业家。 “政事儿”(微信ID:gcxxjgzh)注意到,陈元接受采访时曾提到:“父亲从不代替我们做任何决定,但他会对你做的决定给予评价,然后对你做的好的给予鼓励,有时提醒你一两句。所以我们家几个人各自有不同的发展道路,都不是父母指定的、包办的”。

“政事儿”(微信ID:gcxxjgzh)注意到,陈元接受采访时曾提到:“父亲从不代替我们做任何决定,但他会对你做的决定给予评价,然后对你做的好的给予鼓励,有时提醒你一两句。所以我们家几个人各自有不同的发展道路,都不是父母指定的、包办的”。

陈伟力曾先后担任中国新技术创业投资公司副总经理,中国国际技术智力合作公司总经理兼党委书记,现已退休。

2015年6月接受访谈时,陈伟力说,陈云提到的一句话:“在经济上一定要干干净净,做人要老老实实、本本分分的,不该知道的事儿不要问。公家的钱一分钱都不能动,今天不查,明天不查,早晚有一天会查的”,令她印象深刻,“后来我在公司工作的时候,我给我们的团队也经常讲这个事儿。我说作为公司的领导,一定要以身作则,国家税收不能少交,不是自己的钱,不是自己应得的那一份儿不能拿”。

陈伟华从教多年,曾是北师大实验中学的一名历史教师,现已退休。

陈伟兰曾在北京市委组织部工作,后任国家行政学院副院长。

陈伟兰接受采访时曾说:“我原来不是做组织工作的,是做无线电技术工作的,后来我去做了组织工作,当时有很多是做技术工作的干部调到组织人事系统里去的,他(陈云)就跟我讲,他说技术干部进组织系统也有很多好处。他就鼓励我们好好在组织部干,他说你会学到很多东西”;“他(陈云)在延安的时候讲到过,由于做了七年组织部长,他能记住的干部名字大概有将近三千人,这些话我后来做组织工作的时候经常想起来,做组织工作要熟悉干部,了解干部,要体会干部的思想和心情,这点是很记在心里的”。

陈方现任中山实业公司总经理。据媒体报道,2014年5月24日,陈伟力、陈方“怀着对邓小平同志的无限崇敬和怀念之情莅临广安市考察”。

“父亲常教导我们怎么做人,怎样做一个正派的人,做一个心态平和的人,做一个普通人,不能以革命功臣的子女自居。”陈云之子陈方在回忆文章中写到,20世纪80年代,有一天他下班回到家时,陈云正洗手准备吃饭。看到陈方后,陈云顾不得吃饭就把陈方叫进办公室,告诉他当时社会上经济犯罪、刑事犯罪很多,一些高干子弟也参与了,影响很不好。“这方面你得注意,而且不能跟他们一起去做这种事情,你一定要自己管好自己。记住了没有?我说记住了,他才让我回去。”陈方在文章中说。

“政事儿”(微信ID:gcxxjgzh)撰稿:新京报记者 王姝


相关文章

延伸阅读

  • 社会
  • 娱乐
  • 国内
  • 国际
  • 广西
  • 桂林
合作媒体
桂林日报桂林晚报 桂林人论坛人民网 新华网 中国网 央视网 国际在线 中华网 光明网 南方网 腾讯 新浪 网易
关于我们 | 网站地图 | 广告合作 | 网站客服 | 法律声明 | 保护隐私权 |